讓愛轉個彎,讓幸福飛揚
  今年是更生保護會豐收的一年,更生朋友力爭上游的故事不斷的在我們的身邊發生,其中,我們發表了<歸零才可以逆轉>一書,看到了一路陪伴的蔡永富先生從「零」開始,創立營收八億的信泰油漆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我們見證積極投入反毒宣講的陳慧珠女士獲得「金舵獎」並接受馬英九總統接見,現為某金控公司的主任。曾經她是沉淪於毒海中;曾經他是監所的重刑犯,但是,因為更生保護會的陪伴;因為家人不放棄的守候和支持,重新找回自我,邁向成功的道路。
  他們的成功,在於自我的努力、更生保護會的陪伴,更重要的是家庭支持的力量。近年來受到了社會和經濟環境不景氣的影響,家庭結構和功能逐漸薄弱,但是家庭支持對每個人適應社會生活而言,依舊是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因此,這一年來更生保護會讓愛轉個彎,我們將服務的對象從個人擴及至家庭成員,我們整合社會資源、結合專業團體,協助更生人重為家庭接納,讓更生朋友瞭解家庭中彼此相互支持、照顧與關懷的重要,重建他們復歸社會之生機,讓他們能有勇氣走出黑暗,迎接生命的曙光。
  以家庭支持為出發點,啟動家庭支持的力量,讓更生朋友順利復歸社會是我們積極努力的目標,只要他們願意努力,我們堅信家人的愛必定會支持他們重新逆轉他們的人生,讓幸福再次飛揚。

在崎嶇的山路中 開闢一處桃花源
  本會前身為「台灣省司法保護會」,於民國35年11月11日設立,直到民國56年7月更名為「臺灣更生保護會」。 本會秉持人溺己溺的仁愛精神,輔導出獄人等自立更生。
  我們的保護工作得以順利推動,不僅僅只有全省更生保護會的工作夥伴,還有全省各地的輔導志工、各界善心人士的捐款,無論是出錢或出力者都付出極大的心血。為了讓這項仁愛的寬恕思想延續不止,本會不再僅止於鐵窗內的推廣與教育,更透過社區的宣導活動,拉近社區與更生人的距離,讓更生人以行動代替道歉,也讓民眾以鼓勵代替責難,共同在這崎嶇的更生路上,開闢一處桃花源。
宣導保護工作概況
  101年8月至102年7月,本會在全省各地辦理了 2,471場活動,包括監所內1,822場,社區內649場。
  其中在監所內團體輔導共727場次,佔所有活動30 %;文化活動共651場次,佔所有活動26 %;業務宣導444場,佔所有活動18%,協助收容人做好生活規劃,學習去除好逸惡勞的習性跟偏差的價值觀;在社區內辦理各類活動共649場次,占所有活動26%,希望增進社會大眾的接納度,以期達到預防犯罪,共創社會福祉。

中途之家生活適應輔導機制的標竿:
宜蘭「築夢家園-渡安居」模式
佳作 / 俊文
壹、前言
  近年來在世界各國攸關藥物濫用趨勢的報告中,可以發現到女性藥物濫用者的人數與比例正明顯地逐年提升,且關注於藥物濫用者的資源大多仍集中於男性,導致女性藥物濫用者無法得到足夠、適宜與相同比例的關注與重視(蔡震邦、陳淑珍,2007),此外,在生活適應的研究範圍內,以女性藥癮者為對象者幾乎付之闕如。因此,臺灣更生保護會宜蘭分會委託筆者進行有關女性藥癮者的生活適應之研究,並期從制度面上探討可以提供的協助。
  在「建立女性藥癮者生活適應輔導機制之研究—宜蘭「築夢家園-渡安居(以下簡稱:渡安居)初探」的研究報告中,除了從犯罪學理論談女性藥癮者的生活適應外,同時比較了一般中途之家的經營管理模式與宜蘭渡安居之異同,以及在渡安居的女性戒毒者(受訪者,簡稱姊妹)生活適應現況、對渡安居的評價,以及未來的生活規劃等。

  整體而言,渡安居的輔導模式就筆者的觀察與研究分析,她是一個結合公部門、非營利組織的力量,所發展出的營運模式,若她是一個成功的標竿,則其經驗值得推廣。其隱憂則必須藉社會力的介入來排解,礙於篇幅,筆者遂將該研究報告中經營模式與歷程呈現,略盡經驗分享之力與標竿學習之功。
貳、女性藥癮者的特質與生活適應相關因素
  在分析與解構渡安居的經營模式之前,本研究先針對渡安居的服務對象:女性戒毒者,其生活特質與適應因素進行文獻的檢閱,根據蔡震邦、陳淑珍(2007)的研究指出,女性之所以藥物成癮,其因在於濫用藥物時,並未尋求戒癮協助,主要因素或困境在於:
  一、孩子的因素:當她們接受戒癮治療的同時,會擔心孩子後續的照顧,甚至害怕因此失去孩子的監護權。
  二、關係議題:女性藥物濫用者經常依附在男性伴侶之下,而所擁有的親密關係或婚姻關係,通常伴隨著身體或精神上的暴力。
  三、創傷或壓力:女性濫用藥物有相當高的比例是將用藥當成抒壓與自我療癒的工具,她們以為,以藥物來面對創傷經驗或壓力事件可以維持自我價值與自尊。

  由上可知,女性在藥物濫用乃至成癮的過程中,情感依附與自我價值的追尋厥為關鍵,因此,當女性藥癮者在戒治或出監之後,在情感的依附上若能獲得正向支持,在自我價值的定位上能符合社會規範,或許便能解決大部分的生活適應問題。
  有關影響生活適應的因素中,常用的分析層面(蔡德輝、楊士隆)如后所列,本研究亦從這些分析層面,討論研究的個案是否因生活適應不良導致藥物濫用乃至成癮,戒治或出監後,應如何優化生活適應,與社會接軌而能避免再犯。
一、個人層面
  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個體,有其所屬的人格特質,即使生長在逆境中的人,仍得以順利成長;有偏差行為的人,也不全來自於困乏不足的環境中。所以我們不能將個人問題完全歸納於環境的影響,而忽略其個人特質與經驗因素。因此,就本研究而言,女性的人格特質尤應被重視,而不應以傳統男性的觀點論之。

二、家庭層面
  家庭是每個人成長學習最基本的環境,家人的影響,仍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Youniss & Smollar,1985)。其中重要的構面如下:
  (一)家庭親子關係
  家庭的親子衝突是一種互動的方式,許多家庭還是能安然度過而臻入順境。但對於當時沒有妥善處理親子衝突的家庭而言,或是在個人生命歷程中,有些許處置不當之情事,都可能造成無法彌補之缺憾(黃淑美,2004),便可能因此而埋下了日後青少年問題的種子。
  (二)父母親的婚姻關係
  當青少年是在充滿衝突的環境中成長時,他們常常會覺得自己很孤獨、沒有人喜愛,而且是「可能被拋棄的」(expendable),因此他們在遇到問題時,會採取自傷行動的可能性便增加(McWhirter et al.,1993)。

  (三)受虐經驗與目睹家庭暴力
  遭受暴力虐待的青少年有不少會選擇「離家」或「自殺」來避免受虐的情境( Kirmayer,Malus,& Boothroyd,1996;Lipschitzet al.,1999),目睹家庭暴力,確實成為了青少年自傷的危險因子,而目睹家庭暴力的孩子,則往往更容易成為被忽略的受害者。目睹家庭暴力的孩子,也許不會馬上呈現出所謂的「問題」,但多多少少埋下了日後青少年呈現出各種極端的自毀行為的因子,如逃家、藥物濫用、自殺或殺人的念頭(Garbarino & Plantz,1984)。
三、生活中的壓力事件
  許文耀與吳英璋(1995)曾對自殺歷程的產生提出慢性歷程(chronic process)與急性歷程(acute process)的看法,他們認為自殺的產生主要是經由此兩個重要歷程互動而成。所謂慢性歷程是指長期累積的內外在負面影響過程,而急性歷程則是生活中突發的壓力事件。當兩者合併時,便不免引發自殺行為,而藥癮者是否也會因生活中的壓力事件成為走上吸毒之路的主因,也頗值得深入研究。

  至於藥物成癮問題,經常是社區心理學關注的議題(郭文正、張伯宏, 2009),常見的藥物成癮成因有3種:一、視成癮是一種罪行。二、視成癮是一種心理疾患。三、視成癮是一種不良適應行為(李素卿譯,1995)。
  我國雖然在體制上已有專責的機關來處理藥癮者戒治問題,但若僅由專家或權威來制訂處遇方案,經常會出現無法符合社區民眾的需要(Dalton, Elias & Wandersman,2007), 導致個案離開監獄後,心理上並未康復。換言之,戒治處遇服務無法達到預期目標的原因之一在於缺乏對藥癮者需求的瞭解,準此,深入瞭解毒癮者的生活適應狀況,攸關中途之家成效。
  綜合本段的討論,提供藥物成癮服務的社區機構,以宗教機構為主,而導致藥物成癮的生活適應因素,能否在非宗教機構(如渡安居)的協助下,得以排除而讓藥物成癮者順利與社會生活接軌,是本研究的核心議題之一。
參、「築夢家園-渡安居」背景介紹
  臺灣更生保護會宜蘭分會於98年7月接獲法務部函示 「為落實婦幼保護工作,協助女性毒癮受保護人戒治,請於98年12月底前規劃辦理安置收容中途之家。」

  當時,宜蘭縣內並無針對更生人提供安置、輔導專責機構或公益團體,亦無現有之安置處所,因此,願意受理委託辦理是項業務之單位,一直乏人問津。
  當時,由宜蘭地檢署周章欽檢察長、賴慶祥檢察官、康素花書記官長,以及更生保護會宜蘭分會王信豐主任委員、黃淑美副主任等人,透過利伯他茲基金會引薦,北上拜訪洪總主教、也跑遍縣內天主教閒置教堂、也想過「國有財產局」或是「宜蘭縣政府」有閒置房舍或可無償使用,甚至也規劃自行租賃適宜處所辦理安置服務。
  期間,召開多次協商會議,最後,由宜蘭地檢署與「財政部臺灣省北區國稅局宜蘭縣分局」、宜蘭縣政府協商無償撥用目前使用中的「築夢家園-渡安居」(簡稱:渡安居),並報請法務部核准。因此,渡安居正式於99年7月22 日由臺灣宜蘭地方法院檢察署、宜蘭縣政府、臺灣更生保護會宜蘭分會攜手合作,首次委託財團法人臺灣基督教主愛之家輔導中心經營,101年1月1日改由宜蘭縣愛加倍關懷協會經營,102年1月1日起轉由宜蘭縣渡安居女性關懷協會輔導管理。

  渡安居雖是全國第一間整合司法、行政機關、第三部門所委託辦理,專責收容有心戒毒之女性更生人安置處所,以家庭式住宿生活模式幫助個案,並結合人本理念的管理方式,企盼能有效協助其重新面對社會,穩定就業並蛻變成長。
  但是,受理委託辦理是項業務之公益團體每年面臨龐大的人事經費及人事安定的挑戰,主辦單位也苦於「3年換2個老闆」,第4年又將面臨同樣的問題-「誰來接手?」。為徹底解決此一問題,「自行籌組工作團隊」接手達成共識後,宜蘭地檢署及更生保護會宜蘭分會便鎖定一位極適任之人選-「郭美春律師」,曾任宜蘭監獄教誨師,是一位極有愛心的女性,她會抽煙,這和渡安居的女性更生人「味道」是雷同的,更具有親和力。
  在徵得郭美春律師的應允,加上王信豐主委共同覓得31位發起人,「宜蘭縣渡安居 女性關懷協會」應運而生,郭美春小姐於101年12月12日成立大會時順利當選首屆理事長,繼續關懷有心戒毒之女性朋友,使其暫時獲得安置及戒除心癮,並施予適當之照顧及心理輔導,以獲得身心、人格之健全發展,復歸家庭社會生活,維護社會安全。

  短期目標:輔導就業及適應正常生活作息,建立自信與自我認同感,以提升戒癮動機,防止問題行為不斷循環;中長期目標:是以戒癮成功並能獨立自主的工作和生活穩定,發揮個人應有之功能進而能回饋社會。
  在環境方面,渡安居坐落在宜蘭市行政中心,附近有警察局、衛生所、學校、文化中心及超商,交通便利,生活機能佳,為3層樓之建築物,1樓12間套房供作渡安居住宿、廚房、文康室及諮商室等,土地面積約有655 平方公尺,前後有花園,環境優雅。
肆、研究策略與實施
  委託研究的第一階段採取深度訪談,在符合研究倫理的前提之下,針對渡安居姊妹(共8人)進行訪談。受訪者(匿名)分別為小文(A1)、小芬(A2)、小芳(A3)、小梅(A4)、小惠(A5)、小琪(A6)、小華(A7)、小慧(A8)。過程中除研究者本身外,尚有一名專案副主任(具社工背景),以及一名研究助理進行錄音與後續逐字稿謄錄 。

  此部分主要分析女性戒毒者的生活適應諸面向,包含過去的生活經驗如何步上吸毒一途;之後如何決心戒毒,以及在渡安居的生活適應。
  第二階段則採取焦點座談方式進行討論,在目前的中途之家營運經驗中,渡安居模式究竟是一個巧合的成功案例,抑或是一個可以複製的成功經驗?將來可能遇到的瓶頸為何?座談的對象包含實務專家、學者及創辦渡安居的發起人等。
伍、資料分析與討論
一、個案深度訪談分析
(一)生活適應
 1.原生家庭生活
  受訪者的原生家庭大都為缺隕家庭(A1)、(A3)、(A5)、(A6)、(A8),父母離異或已逝、婚姻狀況與一般社會規範與價值相去甚遠,是造成接觸毒品,甚至成為再犯/累犯的原因之一。
 

  在吸毒成癮之後,家庭的支持功能亦喪失,導致對於價值的重建與親情的撫慰並未發生作用。然而,在進入渡安居、決心戒毒之後,原生家庭的親情,卻成為戒毒的動力,甚至成為重新面對人生的重要價值基礎。探究其因,主要是因為渡安居的性質。準此,渡安居扮演著家庭的功能與給予其原生家庭家人信心的角色。
 2.人際關係
  目前已與入獄前的朋友斷絕往來,以避免再接觸毒品,增加上癮的機會,目前的交友圈除了職場外,幾乎沒有其他的朋友。職場是點頭之交,真正可以談心的,可以一起聊天的,便是渡安居的姊妹們【(A2)、(A3)、(A4)、(A5)、(A6)、(A7)、(A8)】。在一般社會交際上所可能具備的包括諮商、撫慰、同理心的補償作用等等的功能,受訪者在渡安居可以獲得某部分的滿足,因此,渡安居本身已具備社會人際網絡的雛形。
 3.工作狀況
  由渡安居介紹,由於工作意願很強,因此除非身體狀況不佳(A2),否則均能踏實的工作【(A1)、(A3)、(A4)、(A5)、(A6)、(A7)、(A8)】。

  對於更生人的身分,仍會刻意隱瞞,主要是因為工作,而不是自卑。渡安居除了媒介適合的工作外,尚給予正面與務實的工作觀,目前的受訪者或有明確的生涯規劃,或有體悟人生的生活方式,均以先於工作上取得自力更生的獨立能力,再求進一步的自我實現,包含對過去的懺悔想補償家人、對家庭未來的承諾等等,這點應與監獄內的教化,以及渡安居的務實理念之傳達有關。
4.價值觀
  與其說這些受訪者因為在監獄內服刑的磨難以及曾受家庭、社會的遺棄,導致價值觀偏向消極,不如說正因人生起伏的洗鍊讓她們願意更以務實的態度面對社會。
  過去曾犯下的錯誤,大部分的受訪者不會怨天尤人,相信過去種種都是自找的。若能平安過生活,並能攢點積蓄,是最踏實的生活經驗。從過去荒唐、敵對、反社會的情結與社會生活習性,走過繁華、複雜、燈紅酒綠後,進入務實、知足的生活,應是在監獄中長時間的反省,以及渡安居的人際互動,讓她們體會現實生活的實際面。

  因此在價值觀上,在務實中進取、在穩定中求變,心靈上的知足常樂超越物質上的汲汲營營,是大家共同的特質【(A1)、(A2)、(A3)、(A4)、(A5)、(A6)、(A7)、(A8)】。
5.女性地位
  受訪者大抵而言均是社會的中低階層,即便是物化女性的商品交易(八大行業),均不認為這是對女性的一種歧視,而是在社會中自然的現象。因此,過去靠自己謀生,也不認為矮化女性地位,現在若能找到工作(例如醫療看護),或許是大部分男性都做不到的事。因此,不覺得女性的地位有低於男性的現象【(A1)、(A2)、(A3)、(A4)、(A5)、(A8)】。
  但在傳統的家庭結構中,女性卻在婚姻上顯現絕對的弱勢,或多或少造成逃避或吸毒的遠因。
  平心而論,從社會結構、家庭互動、謀職等等,作為一個研究者(觀察者)必須承認,她們所稱的女性地位與權益,均是屬於被剝奪的一方。因為社會對女性的物化導致他們在價值觀上的自我異化,然而就是因為個性上不服輸,所以八大行業的存在獲得支持。

  更因為錯誤的性別平等觀念,導致女性犯罪有逐年升高的現象,當然毒癮犯也正是如此,因此就本議題而言,女性地位在受訪者間是屬於「自我感覺」的平等,但可能已造成犯罪(包含吸毒)行為的藉口。這點有待後續研究追蹤。
  (二)對渡安居的評價與期待
  1.生活功能
  受訪者對渡安居的評價,大部分皆因其性質(地檢署、更生保護會)的介入而使得她們有信心接受渡安居的安排與規劃,甚至成為與家人互動、取得戒毒決心的重要指標。
  此外,在一般的生活功能上,所有受訪者均一致指出,「家的感覺」讓他們重拾對家庭功能與社會適應的信心。除了一般的居家功能外,渡安居本身的環境已經是將來社會生活的縮影,自主管理取代軍事化、戒律教條化的生活管理,讓她們更早體驗進入社會的真實面向,而在她們所處的原生家庭(相對社會底層)中所得不到的功能,渡安居幾乎可以達到最基本的效能,甚至在諮商、輔導、謀職上,更甚於她們的原生家庭。因此,生活功能上讓她們有成為一家人的緊密感。

  2、後續建議
  在面對可在渡安居續住的日子漸漸到來(一年半),即將屆滿的受訪者顯得相當不捨,除了無形的生活功能與情感依附外,更現實的便是經濟問題。她們必須面對低薪而高物價的生活水準,住宿費用、生活開銷等等,都因時間的到來而可能變成一種負擔。
  至於剛進住的受訪者,因尚未感受到具體的影響,後續的生活規劃尚未確定,因此只是感受到相處的融洽程度與提供的相關服務。所有受訪者都不覺得渡安居這個中途之家是外傳的:「中途之家是另一個監獄」這樣的一個訛傳。
  受訪者的建議是,可否延長留宿時間,即使支付相關費用,以及負擔相對義務,都是願意的,畢竟在渡安居這段期間,「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的價值觀,以及「使用者付費」的觀念是可以接受的。
二、焦點座談分析
  本座談是針對中途之家的經營管理,邀集全台相關機構,以及渡安居進行焦點座談。整理座談重點如下:

(一)一般模式:
  1.福音戒毒
  (1)緣起
  福音戒毒的發起,乃因發現臺灣毒品的嚴重性,曾經經驗到香港對於福音戒毒是可以改變生命的,所以將此模式引進臺灣。核心為宗教使命感,凝聚力是透過信仰凝聚,用生命活出來,會產生行為模式影響,用生命影響生命。
  因為資源有限,在香港看到政府正式發牌照給福音戒毒機構,研究也證實福音戒毒在治療模式中是有效的,故宗教模式重新認識一個人對愛的定義,必須經過重建才能重新認識另一個自由世界。
  (2)療程
  具備全程治療,治療持續力、忍耐力、創造力、治療完成才能進入中途之家,進入後要做三件事:一、成立事業單位(允許更生人犯錯);二、恢復以前和家人關係(才有動力);三、建立社群(有積極鼓勵的社群),讓更生人跨過第一階前,為他們鋪路。

  加入中途之家者,主要是他們自己願不願意,採取自由態度,信仰價值可以套用到每個人生活之中,對於另一個監獄的看法,有的人認為真的可以改變,自己就過來了;也有的人認為限制太多,就自然不會過來。因此嚴格的管理方式,是福音戒毒的一種管理模式。
  (3)管理
  外在影響太多,每一個人在每個階段承受的壓力強度不同,失敗的例子也很多,戒毒一年半中,身體的修復、和家人關係的修復、在人際關係也有課程輔導,也鼓勵家人不要輕易放棄,要透過人際關係的互動來建立自我信心,同步有些信仰的課程可以逐步強化。
  因為所提供的床位、空間有限,個案當中很多半強迫都是因為親情力量,透過福音戒毒的模式是有效的管理方式。
  (4)就業機會
  更生人對於就業認知還是不足,幾乎不超過三個月,初期我們也面臨很多轉介的困難,也積極和各個單位及法務部協助,需有不斷的時間累積,很少看過更生人是出自於主動的,要有外在強制力量,以及內部協助力量,還有單位多元配合。

  (5)公益行銷
  初期有上媒體宣導及參觀,但沒有強制力,依然留不住,但是只要留住超過三個月,就會啟發內在動機,轉介機構也要有耐心的幫忙。實際運作方式,應是採自然的行銷方式,除了司法部門強制外,應可隨著機構愈做愈好,就會有更多自願者進來。
  (6)外部資源
  募款真的很難,希望政府能補助經費,因為經費短缺,募款不易而停手,加上沒有專業,很多資源寧可把經費用在更有意義的地方。
  (7)失敗經驗
  在過去的失敗經驗中,陪伴時間不夠長(住進安置處所一~兩年就要離開)、專業不足(沒有這方面的專業)、人力不足,為不讓鄰居反彈,深居簡出。所以引進宗教模式是好的,信仰力量能夠幫助戒毒,同時也希望戒毒期間長一點。

   2.醫療戒毒
   中途之家在醫學角度是復健的概念,一般人可以感覺到快樂,但是他們的快樂和知覺只剩下毒品,除了醫療戒毒,宗教模式在這部分很重要,重新認識一個人對愛的定義,必須經過重建才能重新認識另一個自由世界。
   此外,醫療模式最重要的是專業,持續成長也需要臨床的數據,遠離朋友還是會建立新社群,沒有辦法永遠隔離,所以會用醫療模式慢慢改變一個人,也需要由外部機制去影響內部的想法,希望是能自願接受。
(二)渡安居模式:
  渡安居儼如一個大家庭,但有四個核心精神:一、對於生活自主管理;二、對於工作自我展現;三、對於態度自立自強;四、姊妹彼此間自重互尊,希望從這四項,改變他們未來,並到監獄做宣導,由下而上,每個人都是可以去選擇的。對於約束力問題,渡安居採取開放、自我約束、自行負責。
  基本上它是一個體制內的服務,只是服務的對象不一樣,其次是渡安居屬於比較人性化的管理,居家環境引用5S的管理方式,最後有再加一個安全的重視。

  渡安居每個月都會開一次家務會議,透過家人聚在一起的時間聊聊生活狀況、工作狀況,對於渡安居的部分進行意見交換與建言。
  女性畢竟具有母性的特質,自主性比較強,所以,渡安居才比較強調自主管理,如果說用宗教輔導的話,未必每一個人都可以接受,因之不以宗教主導其生活,而是透過生活化的方式,以工作取代戒毒,以正常的生活來協助她們戒毒。
  至於職業訓練,則與職訓單位合作,了解勞委會職訓局相關課程的資訊後,必將協助並輔導其參訓。
  目前渡安居的經營困難,在於經費籌措方面,資金較薄弱;其次是就業方面,施用毒品之更生人普遍不為社會大眾接納,具有愛心且能廣開就業之門者不在多數,以致於更生人求職難;三是受限於經費預算,在人力上往往是一人身兼數職。
陸、渡安居從成立、轉型到自我定位
一、渡安居設立緣起

  臺灣更生保護會依法受法務部指揮監督,辦理更生保護事業。宜蘭分會奉法務部指示辦理女性戒毒處所之輔導服務,自99年七月正式啟動,委託「花蓮主愛之家輔導中心」辦理,101年1月改由「宜蘭縣愛加倍關懷協會」受理委託辦理,服務績效漸入佳境,姐妹們生活情狀穩定、工作固定的同時,7月底,該會旋即表示因故不再接受翌年的委託案。
  於此,渡安居的姐妹們感受到強烈的不安,尤其是甫入渡安居的姐妹,需要的是安定感、歸屬感,對於主事單位一換再換,剛要/尚未適應渡安居環境之時,又得重新再去適應新的人事物或是工作團隊的領導風格,因此,讓「渡安居」永續經營的方法之一,就是輔導籌設另一個社團,以承接「渡安居」直接照顧之服務工作,這對宜蘭地檢署、更生保護會都是一大挑戰。
  除了覓得有心人士30位當發起人之外,爾後更有艱鉅任務-籌募資金,以維持會務的正常運作。慶幸,在地檢署賴檢察官、康官長,以及更生保護會宜蘭分會王主委努力促成之下,宜蘭縣渡安居女性關懷協會於101年12月12日召開會員大會,本職律師、曾任宜蘭監獄教誨師的郭美春小姐被推選為首屆理事長,她以媽媽、大姐的溫暖雙手,擁抱所有的姐妹,營造另類的家庭氛圍。

  而專任人員則續聘上一個單位的工作同仁,如此,渡安居之運作才不致於有大幅度的更換,以安定姐妹浮動的心境。
  之後,姐妹們的生活起居一如往昔,上職訓的一樣準時去上課,已經有工作的更不能怠忽職守,休假的同時,容許個人可以有不同的時間規劃,假日也無需到教會做禮拜,於此針對沒有特定宗教信仰的姐妹而言,不啻是一大解脫;以人性化「陪伴者」的角色取代「管理者」的角色,輔以貼近姐妹具體需求之生活照顧,對於姐妹們在渡安居的適應,並無明顯不妥之處。
二、轉型與定型
  渡安居甫成立時,委託具有實務經驗的宗教團體經營,為期約一年六個月的時間,以宗教信仰方式負責姐妹們的生活照顧,但是,姐妹們的流動率大,居住期程偏短,持續性服務人數兩人,但改由非宗教團體經營時,服務人數成長五倍,姐妹們的流動率低,居住期程長。以此看來,跨越宗教領域之戒毒模式,姐妹們的接受度偏高。

  再者,渡安居係一提供女性戒毒之安置處所,把人「留住」,才有機會去幫助她們戒毒,因此,對於姐妹們的聲音一定要聽、姐妹的問題一定要問、對姐妹的關心絕對不能少,即使是個性很悶的姐妹,也要想辦法去鼓勵她,不是嘴巴說說,或是天方夜譚的空轉,而是具體的提供協助。像是渡安居可供設籍,讓受訪者將戶籍遷入渡安居,一人一戶,每人都是戶長,方便假釋中的受訪者就近向地檢署觀護人報到等,讓服務「有感」,具體的帶領她們實際融入社會,生活適應。
  揆諸以往,太多的宗教色彩容易使她們排斥或不習慣,甚至會認為反正神會幫我,如此一來反而變成是一種過度放任的情況。渡安居不以嚴格的戒律,但也非放任的輔導,管理的核心要旨便是,以家的感覺讓她能夠在此安定下來,輔以正確的人生價值觀,扎扎實實帶領她們復歸社會。
三、困境與展望
  目前臺灣更生保護會每年編列部分預算,每人每月10,000元,其中包括:每人每月在渡安居期間之伙食費6,000元、零用金500元,因辦理業務所需之行政辦公費3,500元。

  如以10人計,一年光是花在受訪者她們的身上就要120 萬元,這還不包括人事開支以及社會成本耗損。當然,輔導工作無法立竿見影,加上創業維艱,為求撙節支出及運作正常,人力方面往往是精減再精減,或許以後可以多與社區資源結合,但這需大環境的改變。「先安內後攘外」,讓渡安居的姐妹們穩定下來的同時,更生保護會宜蘭分會引進更多資源的參與,宜蘭地檢署的積極關懷,都是支撐渡安居持續運作的重要因素,至於資金的缺口,則需等待其他更多的資源投入。
柒、 結論
  在經過此次的文獻檢閱、深度訪談與焦點座談之後,從理論層面、實務層面上,本研究均有重大發現:
  一、從理論層面,本研究發現:
  1.社區處遇的毒品戒治模式,在文獻中均提及「福音戒毒」是最有效的模式,在生活適應上也是協助毒癮者生活適應的極佳管道,這在實證研究中可以獲得支持。

  2.女性藥癮者的相關研究,偏向社會適應面向,以及相關特質與男性的比較,幾乎沒有以中途之家為研究主題的研究論文,亦即缺乏以中途之家協助女性藥癮者如何與社會接軌的專文討論或研究。
  3.社區處遇可以、也應該可以杜絕犯罪學所提出的相關再犯因子,即使是藥物成癮者亦然。惟再犯的因子相當多,目前仍難有效的提出避免再犯的方式,因此,中途之家所需扮演的角色與彰顯的功能便受期待。
  4.女性主義的認知,在實際的個案中仍有待進一步發掘。
二、從實務層面上,本研究的重大發現如下:
  1.由政府(宜蘭地檢署)、非營利組織(更生保護會)作為渡安居最大的支持者與資源的協助者,對更生人而言而無疑是最大的「信任基礎」與「品質保證」。受訪姊妹在接觸中途之家之初,對於「有政府為背景支持」的渡安居,對個案本身與家人,都是可以放心的保證,因此這種合作與協力關係,對於個案而言是信心的來源。

  2.在渡安居的案例中,成功地協助女性更生人與社會適應接軌,所依賴的並非「福音戒毒」模式,反而是在務實的信念下,引導女性更生人建立正確的價值觀,這與一般文獻的研究有很大的落差。推估原因在於,若將更生人與中途之家比喻成市場交易,則更生人所需協助遠大於中途之家所能提供,因此,福音戒毒乃是經嚴格挑選、具宗教信仰、傾向戒毒成功的族群,但是,在本案例中的女性更生人,多居社會底層,信仰與價值觀混淆衝突者多有,可能不是「福音戒毒」這個市場的需求者,但諷刺的卻是在渡安居成功地協助女性更生人與社會接軌,並穩定就業。因此,福音戒毒是否是最有效的方式,恐將重新遭到挑戰。
  3.中途之家扮演的角色功能,若仍延續前一點的隱喻,這個市場若可以有效切割成不同次級市場需求,以求資源的有效利用,則應將收容特色展現,例如渡安居便以「女性藥癮者」為客群,其挑戰遠大於福音戒毒,故其成效可謂創造出更大的效益。
  4.女性主義的落實,宜當於行銷與教育層面再加強。在本案例中,許多女性藥癮者其實是背著女性包袱,卻在與其突破下染上毒癮,此部分可於後續研究再深入探討。

   5.政府與社區資源在所有戒毒模式中均感到缺乏,除了可以在經費與教育上加強外,如延續前述之發現,渡安居成功切割市場客群,並能有效達成中途之家的正面功能,這樣的模式值得被複製,除了資源的有效運用外,對更生人相對而言也是一種選擇,若將無形的社會成本納入(如治安、失敗個案等等),這樣的模式所創造出的效益值得期待。
至於本研究初步的建議:
一、在理論層面上:
  1.在個案研究的累積上,渡安居的案例應可向外多加推廣,鼓舞非福音戒毒的團體或有志之士投入。
  2.可以透過多重案例的比較研究,確定非福音戒毒與福音戒毒的運作模式之差異,進而確定客層,有效運用社會資源,俾使政府投入的資源可以極大化其效益。
  3.目前渡安居的模式,除了宜蘭地檢署、宜蘭縣政府、臺灣更生保護會宜蘭分會與非營利組織四方協力合作外,整體工作團隊之合作默契、經營理念、領導風格亦值得深入探究。若將來在實務上欲複製渡安居模式時,可以作為評估的參考依據。

二、在實務層面上:
  1.政府與非政府組織的協力模式已是近年來提供公共服務的重要方式之一,渡安居的案例中有其重要的參考價值,因此,在本案例上除應推廣、分析其運作外,延續這樣的營運模式,甚至成為其他縣市之標竿是值得期許的。
  2.本案例是福音戒毒之外的另一種選擇,而且是成功的範例,後續規劃上值得進行比較研究與評估,從組際合作(公私協力)、組織運作、領導風格等進行系統化研究,俾利後續規劃參考。

更生人就業面面觀
  法務部的施政主軸大致可分為「公義」與「關懷」兩大區塊。以「追訴犯罪」來「實踐公義」是本部責無旁貸的任務,而推動「關懷弱勢族群」,更是「豐富司法生機」與「貼近民眾需求」的現代政府「柔性司法」工作的兩大目標,司法保護發揮兼具「伸張社會公義」與「關懷弱勢族群」的政策價值。更生人屬社會弱勢群體之一,每當社會整體經濟環境受到內外在之衝擊時,更生人所受之影響經常大於一般民眾,亦關係社會治安的穩定性,更生人的就業問題可說是關懷弱勢族群與維持社會治安的重要課題。
壹、更生人就業困境
  更生人或因個人因素及社會因素,要投入就業市場有相當的難度。就業問題一直都是更生人最常見的主要問題所在,更生人的就業困境可能歸因於:
 一、更生人入獄前社經地位偏低:
  依據法務部民國100 年度《犯罪狀況及其分析》的統計,歷年來判決確定有罪者中,「無業者」幾乎均佔第一或第二位,近10年的犯罪人中,均約佔二成以上(見下表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