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找回屬於自己的路
「人生隨時都可以重新開始,人生終究是自己的,別給自己沉淪的藉口,靠自己的力量一定可以改變命運。
  國中一畢業,懵懂的慧珠便迫不及待地想到臺北闖天下,正當叛逆期的她誰的話都不聽,她先到工廠當女工,不到半年就吃不了苦,隨後到髮廊當洗頭小妹。
  一個常到店內做頭髮的小姐,每次來洗頭總是穿得光鮮亮麗,慧珠好奇問她在哪裡上班,她推薦慧珠到酒吧上班,每天只要輕鬆上班幾小時就可以賺很多錢,慧珠忍不住金錢誘惑決定下海當酒吧小姐。
  很快地,慧珠便愛上了燈紅酒綠夜夜笙歌的迷亂生活。沉淪在煙、酒、性和男人間。之後又改當舞廳小姐,年輕漂亮、身材姣好的她,半個月就能賺取十五萬元以上的薪水,算是名號響叮噹的紅牌舞小姐。
  十九歲那年慧珠奉子成婚,但先生不工作,不顧家又愛賭博,婚姻維持不到一年,頓時對人生充滿失望和怨恨,拋下稚子、踏上演藝舞臺,下了臺就用酒精麻醉自己。一次在朋友的慫恿下她吸了第一口安非他命,一吸上癮,禁不起誘惑一次又一次的淪陷,無法自拔。接著是一級毒品、二級毒品,毒品讓自艾自憐的她找到慰藉,卻也從此走上了不歸路。
  慧珠也未嘗沒有想過回頭,母親幾番出錢幫她戒毒,但最後卻無疾而終宣告失敗,她還大言不慚地回頂母親說:「只要我身上還有錢,一輩子都要海洛因。」這些話不知讓母親流下了多少傷心淚。

  幾年後慧珠再婚,這次嫁給有錢人,婚禮辦得風光,但好景不常,婚後夫妻又一起吸毒,三年內就傾家蕩產一無所有,夫妻雙雙落網服刑,假釋回家時,雖然兩人都信誓旦旦承諾不再吸毒,但不到幾個月後慧珠還是躲不過毒品糾纏,隔年夫妻再度通緝被捕。
  後來的改變十分奇妙,在上戒治課程上慧珠愛上基督教教唱詩歌,每次唱詩歌時她都覺得喜樂和平靜,慧珠決定要救贖自己,接受更生保護會臺中分會的協助,她告訴自己這是最後的一次機會,並在監受洗成為神的兒女。
  出獄之後先生選擇了毒品,慧珠則選擇改變,她死了心回娘家,但面臨家庭破碎的此時卻發現孩子悄悄報到,她情急決定墮胎,基督教友們不斷為她禱告,求她回心轉意,這時奇妙的事發生了,在進行手術時,她感受到有股強大的力量在阻止,資深護士一直無法順利完成麻醉注射,兩個小時過了,卻如何也動不了墮胎手術,最後慧珠順服主意,留下孩子,也留下了一絲希望。
  一番思考後,慧珠決定搬進臺灣更生保護會臺中分會辦理的臺中女性中途之家──「馨園」接受輔導,晨更讀經禱告,一天一點的改變自己。牧師及弟兄姊妹都非常支持她、關心她,愛使她在教會的生活有了寄託,而上帝的愛更使她有了盼望和依靠。
  慧珠說:「一個更生人要重新站立起來並不容易,要經過多少風雨折磨,才能讓旁人不再用異樣眼光相待。」還好這一路有主的憐憫祝福,她才得以勇敢走下去。

  現在的慧珠是更生人的好榜樣,雖然只有國中畢業,憑著不認輸的個性和那股傻勁與鬥志讓她重新找回屬於自己的路,目前工作於某知名金融保險公司,且因工作表現傑出也升上主管並順利通過相關證照考試。
  「人生隨時都可以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終究是自己的,別給自己再度沉淪的藉口,無知才會恐懼,靠自己的力量一定可以改變命運。」慧珠鼓勵所有的更生人不要放棄找回自我的任何機會。
臺灣更生保護會臺中分會慧珠的故事 (慧珠提供)

敞開心胸,才能見識大海的遼闊
打開心胸,接納別人也讓別人接納你,如此,前方才能有美麗的願景;一定要跨出第一步,如果一直在原地踏步或是走回頭路,機會就會一再錯失。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更生人顏謝從臺灣北部跑到澎湖療傷止痛,剛來的時候,他常質疑自己到底熬不熬得過去,因為即便已抽身來到這裡,想要好好重新開始,但是過去的種種依舊糾纏著他不放。
  顏謝陳述著難堪的過往,他有著一般人無法想像的坎坷童年,自幼父母雙亡,由祖父母撫養長大,但是祖父母也在他小學時先後去世,所以他在小學五年級時就必須獨居並自食其力養活自己,一直到結婚生子。
  原本以為自已為了家人全省跑透透,包工作,一定能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那個自小就奢望的家,就在前方,顏謝從來不曾享受過天倫之樂,他由衷希望自己的小孩可以擁有。但沒想到正因為自己的打拚工作經常不在家,弄到最後妻離子散。妻子的外遇,讓寄回家的錢,如長翅膀般,一毛不剩。顏謝在長子帶領下前往找第三者理論,沒想到把自己推上火線的魯莽卻也促成了這一場牢獄之災。
  顏謝出獄後選擇到澎湖療傷,每當心情極端苦悶時,就會跑到海灘對著大海嘶吼。

  將內心激盪、浮躁不安的能量釋放出來,也冀望痛苦隨著海浪捲走、遠離,他覺得老天待他太不公平,他對前妻怨恨依舊,認為是她毀了一切,但這些日復一日的自艾自憐並沒有讓他好過些,反而讓他情緒低迷到谷底。
  直到有一天,一場意外的車禍,才讓顏謝瞬間領悟,並改變對人性的看法。車禍導致他的左肩胛骨骨折,沒錢看健保,找一般民俗療法治療,又疼痛不已。一個月後他向觀護人室報到,觀護人才知道他過得其實並不好。
  顏謝本身雖有油漆工專長,但澎湖的工作機會不多,油漆工師傅,以日計酬每天兩千兩百元計算,每月做個十天就算很不錯了。但面對固定支出的房租、三餐、水電、瓦斯等費用還是感到入不敷出,到月底常捉襟見肘,生活困頓,所以連健保費也繳不起。
  後來由臺灣更生保護會澎湖分會經觀護人轉介而接下此個案,除了予以醫療補助、急難救助、慰問之外,也向三軍總醫院澎湖分院洽詢就醫優待或免費醫療。並催促其向健保局申請分期繳納健保費,只要繳第一期之後即可「過卡」免費醫療。並請三軍總醫院澎湖分院社工室動用一筆費用,補助其第一期健保費。
  顏謝本來早已對人生絕望透頂,對人性更是沒有絲毫的信任,因為連一向深信不疑的妻子都會做出對不起自己的事情,更不用說這是個虛偽無情的社會。但是,透過那一場車禍,透過更生保護會澎湖分會的協助,朱家崎檢察長、柯嘉惠觀護人與高珍珍副執行祕書真誠的關懷,他卻數度哽咽,流下男兒淚,原來還是有人願意為像他這樣的人默默付出不求回報,別人都可以這樣敞開胸懷,為何還要封閉自己。

  現在在大家的關懷、鼓勵與協助之下,顏謝已逐漸走出之前的陰霾,雖然偶爾還是會在午夜夢迴時,因思念子女而流淚難眠,不過親情的呼喚,卻是支持著他向上、向善的動力。在長時間的沉澱後,加上外界湧入的愛,與多次的懇談和實際的提供協助,他已選擇「原諒」與「放下」。他說他要求的不多,只希望有朝一日子女能夠再回到身邊,喊他一聲「爸爸」就了無遺憾。
  「打開心胸,接納別人也讓別人可以接納你,如此前方才能有美麗的願景。」靦腆的顏謝有無數的感謝想跟更生保護會澎湖分會訴說,他亦期勉更生人,一定要學習跨出第一步,如果一直在原地踏步或是走回頭路,機會便會擦身而過。
臺灣更生保護會澎湖分會顏謝的故事 (高珍珍提供)

改變,給我勇氣面對世界
人生不能老是選擇逃避,一定要面對問題,勇敢奮戰。 轉個念頭,可以改變一生,與其沉淪或自怨自艾,勇敢的過生活,才能讓自己有一條更寬廣的路。
  年少時翹家叛逆的小華,在面臨母親的重病、家人的離散後,領悟到人生不能老是選擇逃避,一定要面對問題,然後勇敢奮戰。雖然她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但是細膩向上的心,卻讓人動容。
  小華曾經有過叛逆的成長過程,因為別人有的,她都沒有,溫暖幸福的家庭、父親的愛,對她來說遙不可 及。她自小總是帶著恐懼、不安、怨恨和排斥去面對生活和周遭異樣的眼光。
  沒有父親,一直是她心中的痛,在小華懂事後,便不斷地追問母親有關生父的事,但換來的都只是母親的怒氣與傷心,在多次爭吵後,小華在心中默默決定,就讓它成為一輩子的謎吧,如果真相真的如此不堪的話。
  小華的母親沒有一技之長,因此靠著當流鶯賺取皮肉錢,母親後來與一名男子同居並生下同母異父的弟弟,但是同居人也沒有固定工作,無法養家,母親只好再度下海重操舊業。在如此複雜的環境成長,小華特別叛逆與敏感,她總是希望自己能快快長大,好脫離這個讓她失望透頂的地方。
  十二歲那年,國小一畢業,小華沒有繼續升學,找到了一份工作,一年後她逃走了,逃離沒有溫暖的家,等到再度與母親相逢卻是在兩年後的警察局裡。

  逃家一場讓她知道外面世界的現實與黑暗,走入異途竟是如此容易,再度看到母親,小華倔強的眼中,透著閃閃淚光,但是她卻硬是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回家沒多久,小華的母親病倒,最後變成植物人,站在加護病房外,小華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覺,那種痛是之前媽媽怎麼痛打她都比不上的痛。因家庭環境造成叛逆,母親的病倒也讓她漸漸懂得珍惜,小華的弟弟目前被社會局安置在育幼院,母親也由社會局安置在教養院,而小華自己一人獨自生活。
  家庭的殘破,驟變的生活,迫使未成年的小華得提早長大,她說現在所謂的家就是她自己一個人了,她再也不需要逃家了。一夕之間她長大了,知道與其逃避,不如面對。她找了一份加油站工讀的工作,月薪約一萬多,房租加上生活所需所剩無幾,雖然經常是有一餐沒一餐,但是靠自己的力量正當的賺錢,讓她再累都覺得踏實。
  小華的心思十分細膩,對自己的生活也相當努力,樂觀進取是她現在的生活態度,她說:「社會是現實的,人生卻是公平的,要看自己怎麼想,別老去想你失去的、得不到的,想想自己現在擁有的吧。」
  保護官對小華的努力求學、工作都相當肯定,學校老師對小華的遭遇也相當同情。小華在加油站工作,還因為表現不錯獲得老闆賞識當上領班,就學方面也領有助學獎金。

  小華的保護官曾對她說:「未來的路還很長很遠,一個人走會很辛苦,所以一定要適時的尋求協助。」保護官對小華雖然心疼與不捨,但是小華對人生態度的正面與積極,卻讓人很放心。

  相較於小時候的逃家叛逆,撕掉自卑標籤的小華,展現無比的韌性,快樂充實的過著每一天。她說一切要感謝困境讓她成長,更要感謝周遭幫助她的人,如果沒有這些關懷,她懷疑自己是否還在街頭徘徊。她感慨的說:「其實轉個念頭,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與其自怨自艾,不如勇敢過生活,唯有靠自己的改變,才能掙脫命運的枷鎖。」
臺灣更生保護會臺南分會小華的故事 (蔡瓊瑢提供)

在幻滅中重生,為自己開一扇窗
  重新做個見得了陽光的人,遠離毒品之後,小黑真正感受到當個正常人心靈的寧靜和恬淡的幸福,他告訴自己絕對不再讓毒品操控他的人生。
  「吸毒的人,最後都會走上絕境,因為會被逼到別無選擇,那是一條很慘的路。」更生人小黑作夢也沒想到,能以一個戒毒成功者身分,把戒毒的經驗與心聲,和大家分享,他內心十分喜悅。自己糊裡糊塗走上吸毒這條不歸路,最後導致身敗名裂,萬劫不復。小黑不希望別人和他一樣為「毒」付出慘痛的代價。
  小黑原本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小康家庭,沒想到與朋友合夥開酒店後,為了與客人拚酒、熬夜,竟染上吸食毒品─安非他命,使他原本平坦順暢的人生路變得崎嶇難行。
  吸毒更讓小黑精神恍惚,外表憔悴不堪,他終日疑神疑鬼,幻想著有人要害他,整日提心吊膽,他像個被社會拋棄的邊緣人,而毒品反而成了短暫的庇護所。
  黑說吸毒後有幾件事一定會發生:一是,如何去找錢、借錢,甚至於騙錢、搶錢,讓人一步接著一步錯下去;二是,到哪裡找毒,找毒也會讓人因瘋狂而走險,開始做些壞勾當,最後會像個傀儡,完全被毒品操控。但是,吸毒後快樂似神仙的短暫幻覺卻又往往讓人不計後果地往下沉淪,即使是站在斷崖上,為了毒,相信有些人就是會顧不得命往下跳,任其墜入萬丈深淵也不回頭,毒品就是這樣可惡的東西。

  堪回首的往事,依舊歷歷在眼前,如今小黑已受到法律的懲處,除去了一身的毒氣,在黑糖糕的故鄉澎湖向臺灣更生保護會申請更生事業貸款,努力打拚事業,生活十分踏實愉悅,重新做個見得了陽光的人,遠離毒品之後,他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身為正常人心靈的寧靜和幸福,那滋味前所未有。
  小黑挺身而出告誡身邊的人,無非是想讓尚未沾染毒品的朋友知道,一人吸毒全家遭殃,毒品讓他失去一切,陷入無止境的緊張和恐懼,吸毒讓他的父母、兄弟、姊妹、妻兒蒙羞。
  小黑也勸告要重新展開新生活的更生人,一定要在跌倒的地方重新站起來,在幻滅中求得重生,讓過去陰霾永遠消失。遠離毒品的決心便是一個希望的開始,把毒品從根除去,千萬不可再沾染,更不可以用種種理由或藉口,讓毒蟲再度上身。
  小黑語重心長的表示,戒毒路漫長又痛苦,但是不戒就一輩子完蛋。小黑的戒毒經驗是,戒毒之初,一定要遠離從前吸毒的環境,也要有很強的心理準備,準備承擔外來的一切精神刺激;要勇敢地面對挫折和打擊,不要一不如意又借毒消愁;要時常回想以前毒品帶來的痛苦遭遇,回想那段吸毒的痛苦人生,也要多想想家人、妻兒、機構給予的支持鼓勵;想想戒毒成功後美好的未來正在前方等著你。另外,一定要找份正當、以自己實力賺錢的工作,有了工作的寄託就不會再有非分之想,用汗水、勞力賺來的辛苦錢,會讓人更珍惜。

  相信只要有心、有毅力、從幻滅中重新學習生活,不要再有那些不切實際的念頭,好好珍惜身邊所有,美麗的人生依然會等你。
臺灣更生保護會澎湖分會小黑的故事 (高珍珍提供)

叛逆的青春印記
  學會珍習當下的每分每秒,如果只是不順心就放棄自己、放棄生活、放棄生命,即使有再多的明天也不夠用。
  年少的輕狂叛逆,不知伴隨著多少人成長,但隨著時間分秒流逝,有時曾經叛逆的青春印記,卻往往帶來日後更多對人生的深刻體驗。
  十五歲的小娟,父母靠拾荒維生,兩人都幾近文盲,處事能力低,雖然只有小娟一個子女,但微薄的收入能夠提供小娟就學已實屬不易,遑論其他物質上的享受,所以每每小娟有所要求時,總是無法獲得滿足,看著別的同學總是穿好的、吃好的、用好的,還有大把零用錢可以花用,小娟心中難免妒忌又羨慕,自卑的心轉而衍生出對父母的嫌惡,父母的囉嗦、嘮叨、低能,一切都令她厭煩不已,最後,她索性逃家、逃學,成為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
  小娟開始自甘墮落,父母師長越是管教,她越反抗,而且情況每下愈況,親子關係更是惡劣。在校被排擠、在家沒溫暖,小娟轉而以結識校外的複雜朋友來肯定自己,除了逃家逃學,男女分際也很隨便,屢遭學校師長通報失蹤人口及中輟,迷惘和痛苦的情緒不斷吞噬著小娟,她希望所有的大人都不要再管她,就此消失。隨後,小娟變本加厲,屢次偷竊父母的錢在外揮霍,最後父母忍無可忍只好報警。

  臺灣更生保護會初見小娟時,她青澀的臉龐閃著一絲的不安和悔意,雖然保護官的調查報告寫著須注意小娟善於說謊,言詞反覆,但訪談後還是決定給她一次機會並裁定安置責付給苗栗分會委託安置機構辦理。
  在安置機構的日子裡,一開始小娟總是封閉自我,不過透過安排心理治療後,小娟對父母親的矛盾情結得以抒發,加上安排復學的鼓勵,和同儕團體間的互動也有進步,漸漸地,小娟恢復了活潑的天性,表現的越來越自在,功課也進步神速,甚至還被推薦參加了九十六年「兩岸四地青少年登峰營」的營隊活動。
  之前大家擔心小娟中輟期間功課會跟不上,沒想到經過輔導員鼓勵,小娟一舉考上苗栗縣某私立日間部高職資訊科,這樣的改變,也讓輔導員深感欣慰,而小娟自己也感到十分高興,因為她渴望有個不一樣的嶄新開始。
  不過由於學校學費不低,以小娟家庭的經濟情形根本無力負擔,臺灣更生保護會及安置機構共同尋求社會資源,在專案協助下,讓小娟得以順利就學。而懂事的小娟也很了解自己的處境,主動要求打工賺取零用錢以貼補平時的就學花費,這樣認真執著的態度,讓人覺得小娟真的成熟長大了。
  從安置機構返回家裡不久,小娟的父母因工作腿部受傷骨折而住院治療,看到父母親在病床上脆弱的模樣,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之前做錯事不聽話的種種畫面浮現腦海,所有的懊惱與悔意如海浪般排山倒海而來,她覺得以前那樣對待父母,真的太不應該了。

  現在,小娟懂得要珍惜一切,她說:「要學會珍惜當下的每分每秒,如果只是不順心就放棄自己、放棄生活、放棄生命,即使有再多的明天也是不夠用的。」
  如今,小娟一手肩負起照顧父母的責任,心裡也不再鄙視父母、嫌他們囉嗦,分會人員再次見到小娟,欣喜她變得體貼又懂事。小娟為自己少時的不懂事感到深深的悔悟,她現在最想跟父母親說的是:「爸、媽,我愛您!謝謝您們一路陪著我。」
  臺灣更生保護會苗栗分會小娟的故事 (楊學勇提供)

轉個彎,又是一條大路
  人生沒有什麼太晚、太遲、太慢的事,只有想跟不想,做與不做而已;跌倒了再爬起來或許不難,但最難的是,爬起來後,要怎麼不讓自己再跌倒。
  阿賢少年得志,經商有成,是雲林縣內某鄉鎮的小老闆。身為老闆的他需要經常應酬,慢慢地阿賢染上了抽菸、喝酒等惡習,也經常出入聲色場所,最後甚至染上毒癮。
  「毒」這玩意一吸不可收拾,它讓阿賢無法專心工作,訂單也有一張沒一張的,有訂單時又常因毒癮作祟,導致無法在交貨日期完成,公司信譽大受打擊,客戶不再光臨,公司自然營業不下去。不久後,阿賢因毒品案入監服刑。
  假釋後,阿賢曾很努力的想擺脫毒品的陰影,試圖重新開始,因為毒品的壞,他心知肚明,但是種種的不如意和不順遂,卻讓浪子又走了回頭路,阿賢禁不起誘惑一再陷入毒網。雖然觀護老師不斷勸阻他,但他依然我行我素,最後觀護老師只好忍痛撤銷阿賢的保護管束,讓他再度回到監獄。
  再次入獄的阿賢,人生有了轉機。在雲林監獄中因為參與陶藝班的訓練,獲得學習交趾陶的機會,開啟了阿賢往後不一樣的天空。民國九十年開始,阿賢跟隨著交趾陶大師呂勝南開始學習,加上吳中和典獄長不斷地期勉他,他也在學習中發現了興趣,期許自己往專業的方向前進。

  五年後,阿賢出獄,在老師的提攜下,在工作室繼續學習,培養更多專業能力。此次出獄後,阿賢徹頭徹尾改頭換面,除了完全戒除過去的不良習慣,如煙、酒、賭等等,更專心的從事創作。看到阿賢的大幅轉變,連原本病危的父親,也因寬心而使病情漸漸好轉。
  不過,剛出師的阿賢,對於未來還是充滿著焦慮及煎熬,一開始他只在監獄擔任陶藝班助教,家計則靠一些作品的販售維持,在收入還不穩定的情況下,阿賢掙扎許久,他在心中盤算著是否要成立個人工作室,因為他怕經費不足也同時擔心能力還不夠。
  幸運的是,在吳中和典獄長及臺灣更生保護會雲林分會人員及輔導員的鼓勵下,阿賢鼓起了勇氣向分會申請小額創業貸款,籌措工作室成立經費,隨後獲得審核通過,開始了他的創作事業。
  現在的阿賢,擁有自己的工作室,他和他人生中的伴侶─阿音一起不畏困難的研發創作、開拓商機,也很努力的開班授課,生活過得充實而忙碌。
  阿賢今年已五十歲了,看著他成立工作室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能在困境中重新找到自我,頗令人感佩。就如同阿賢常對別人說的:「人生沒有什麼太晚、太遲、太慢的事,只有想跟不想,做跟不做而已;跌倒了再爬起來或許不難,但最難的是,爬起來後,怎麼不讓自己再跌倒。」

  四十多歲才重新開始的他,回歸於平淡生活,他滿心感謝,感謝這一路上陪伴並提攜他的良師益友,他說,當人們感受到你的真心誠意,又怎麼會拒絕幫助你呢!
  為了不再重蹈覆轍,阿賢選擇了不一樣的人生道路,他說人生路不會一條直路到底,起起伏伏在所難免,要重新開始一定會有困難,但是如果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身邊願意幫助自己的人,不肯跨出第一步,就不會有機會再次看清自己,他期許更生人要抱著感恩的心去面對前方的路,只有自己看得起自己,別人才會尊重你。
臺灣更生保護會雲林分會阿賢的故事 (陳怡君提供)

解脫與感恩
  內在存著希望,生命才會有動力;改變的決心和毅力,要靠自己堅定地去尋找。
  「來!跟著我一個字一個字的唸…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三十九歲更生人阿志耐心地教導患有帕金森氏症的一位阿嬤說話,原本無法完整說完一句話的這位阿嬤,在他的陪伴與鼓勵下,奇蹟似地開口,跟著阿志,一字一句地唸著。
  同樣是住在第十五床的張阿公,中風四次,胃跟食道,因為長期插管,導致潰爛出血,阿志憑著多年看護的豐富經驗,讓張阿公做語言治療,從而恢復吞嚥能力。阿志也訓練張阿公開始由口腔進食,從少量的稀飯到可以拔掉插管,從全身癱瘓無力,到現在能夠坐直,身體的病痛逐步減緩著。
  看似單純的阿志,過著簡樸平靜的生活,他總是盡力助人,待人出自真心,因為他也曾經得到大家無私的關心和幫助,才能跳脫痛苦深淵,他說:「內在存著希望,生命才會有動力;改變的決心和毅力,一定要靠自己堅定地去尋找。」
  翻開塵封已久的記憶,阿志有著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往,在夜闌人靜中,對那段心靈遭受蒙蔽的過去,還是有著深深的遺憾。
  年少輕狂的阿志,在舞廳邂逅阿娟,貌美時髦的阿娟有吸食強力膠的毒癮,不過痴情的阿志卻總是苦苦守候。

  直到有一天,從報紙報導中,驚聞阿娟被多名男子施暴的不幸消息,阿志萬般不捨,毅然決然帶她遠走高飛。在二十歲那年,阿娟也順利戒除強力膠的毒癮,阿志更嘗到初為人父的喜悅,原本以為他的幸福人生就要開始。
  沒想到,阿志此時又遇上國中時期那群中輟、逃家、混幫派的朋友,在他們的慫恿以及好奇心的誘惑下,阿志沾上毒品,沒多久,就被毒品綁架,難以自拔。
  阿志說:「吸毒就如同深陷地獄般,命運是自己無法主宰的。」因為長期吸毒,讓阿志充滿了暴力、幻想,阿娟敵不過阿志長期施暴,原本應該幸福美滿的家,因為第一步錯了,接著就步步錯,最後導致妻離子散的悲劇。
  阿志說:「吸毒就如同深陷地獄般,命運是自己無法主宰的。」因為長期吸毒,讓阿志充滿了暴力、幻想,阿娟敵不過阿志長期施暴,原本應該幸福美滿的家,因為第一步錯了,接著就步步錯,最後導致妻離子散的悲劇。
  爾後多年,吸毒、販毒、戒毒,監所、警車中,一幕幕歹戲拖棚。從安非他命到海洛因,從借錢、變賣東西,到伸手向母親要錢,情況越來越糟。母親在生活困頓的煎熬下,還要面對成天來要錢的毒蟲兒子,心中不知有多麼痛苦,但是母親仍然不願放棄,多次送阿志去戒毒,奈何毒癮已深的阿志終究無法戰勝心魔,繼續過著他的吸毒人生,但是每多吸一口毒,他心中也就多一份欺騙與悔恨。

  有一天,阿志毒癮發作,痛苦至極,阿志對自己早已徹底放棄,他痛恨自己猙獰的模樣,於是,爬上自家四樓陽臺往下一跳,他想了結自己的生命,想停止再帶給別人痛苦,在歷經加護病房昏迷整整二十八天後,醒來時,他全身插滿了管子,包著尿布,他痛苦呻吟著,心像被層層剝開著痛苦不堪:「為何命運如此捉弄我,為何不讓我死。」
  昏沉地又過了些時日,某日阿志醒來時,聽到看護阿姨正在為他真誠地向上帝禱告,以前也曾是基督徒的阿志,感動的心油然而生。
  這次跳樓,阿志總共動過兩次大腦以及一次脊椎手術,再加上無數次的復健,其顏面神經仍一半受損。從身體完全無法站立,在醫生、復健師、護士及看護阿姨的細心照顧下,全身癱瘓的阿志逐漸進步到可以站立,重獲新生。
  特別是看護阿姨,一路不離不棄地陪伴著他,看在阿志眼中,滿心感動,他虔誠地向上帝禱告:「主啊,如果有一天我的身體好起來,我也要像阿姨一樣,幫助身體、心靈上有苦難的人,阿門!」阿志的誠心感動了上帝,在重獲健康後,也展開他分享重生喜悅的生命之旅。
  阿志在民國九十五年考取了看護證照,之後透過臺灣更生保護會臺北分會許益欽老師以及陳佳琳老師的協助下,找到一份北投老人養護所的工作。

  現在的阿志,每天懷著一份感恩的心,感謝上帝賜給他一份如他所願的服務機會─看護工作,雖然辛苦,卻是他終生的職志。
  面對時下年輕人認為K他命、搖頭丸不會上癮的迷思,阿志還是有話要說:「吸毒讓我走過一場很艱苦的生命實驗,痛苦不堪,所以奉勸大家不要輕易嘗試毒品。如果,不小心,吸了毒,也一定要趕快脫離毒海,不要讓自己變成沒有藥救的傻瓜,更希望所有面對毒品的人要意志堅強、勿生怯弱。」
臺灣更生保護會臺北分會阿志的故事 (陳佳琳提供)

晚了十五年的夢想
  在困境中流下的淚水和汗水,往往最讓人體驗深刻;只要用心去耕耘灌溉心中的那一片美麗花園,總有一天,它一定會花香四溢。
  如果你要問臺灣更生保護會臺東分會,誰是最特殊的個案,相信大家都同意非呂姊莫屬。她的故事說來感傷。失去的青春歲月是無價的,但是對於過去,她選擇放下和寬容,可是對於未來路,她走得堅定又努力。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一樣的人生歷程,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能真實感受,但是在困境中流下的淚水和汗水,往往最讓人體驗深刻。」對於在獄中十五年,出獄後才又繼續求學之路的呂姊來說,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呂姊雖然為自己的前半生懊悔不已,卒獄生活也讓她付出了青春的代價,但她願意用後半生的努力和認真生活去彌補這個人生的缺口。
  四十多歲、單親、有原住民血統,目前還在新竹某大學攻讀外文研究所,她每年都會向臺灣更生保護會申請獎助學金及生活補助金,出獄後的她藉著讀書和學習,激勵著自己不斷地朝著既定目標邁進。
  只要是和呂姊相處過的人,都會很快地被她那開朗的個性和爽朗的笑聲感染,一般人是絕對無法將她跟無期徒刑犯人連結在一起。

  而十五年的獄中生活並沒有讓她沉淪在自怨自艾中,因為擦乾淚水,太陽明天還是會升起,就是這樣的樂天派個性再加上自己的努力,呂姊以傑出的成績,讀完大學又繼續攻讀研究所,一路走來或許並不順遂,但卻因為堅持,讓她完成夢想。
  呂姊的故事和不少更生人一樣,年少輕狂愛玩,她在很年輕的時候交了一個男朋友,沒想到男友竟是毒販。在一次毒品交易的過程中,因為警方的查緝,呂姊的男友在千鈞一髮之際丟下她,逃之夭夭,現場只留下呂姊一個人孤零零的身影跟好幾斤的海洛因,害怕和迷惘的情緒吞噬著手足無措的她,不過由於人贓俱獲,百口莫辯,她被判無期徒刑。
  民國九十一年呂姊獲得假釋,踏出監獄大門時已經四十歲了,人生一下就由似水年華步入中年,心中感慨萬千。「要說心中沒有怨恨是不可能的,但是畢竟自己走錯了第一步,怨不得別人。」呂姊因著原住民同胞開朗的天性看開了、也放下了,但是這趟牢獄,卻也讓她付出了十五年的青春歲月,真是極為昂貴的代價。她笑著說:「一個人一生中最寶貴、也最有價值的美好光陰都讓我給暴殄天物掉了,像我就這樣糊裡糊塗在監獄中蹉跎大半輩子,真是浪費。」
  一般人出監後總是想要先好好放鬆一下,呂姊卻不同,她跑到臺灣更生保護會臺東分會表示她在監獄就在看書準備要考大學,因為她在入監前就在準備考大學,只是因為這場牢獄之災讓她晚了十五年。

  為了她的理想,臺灣更生保護會也全力支持,幫呂姊申請各項補助,最後她順利考取臺北科技大學,大學畢業後,更上一層樓考取新竹的某大學外語研究所。
  「不必在乎或是計較過去犯了什麼錯,錯了,下決心,改正過來就好,只要願意用心去耕耘灌溉心中的花園,總有一天,它也會花團錦簇、花香四溢。」這些話她想要送給所有的更生人,也期許大家更懂得珍惜和感恩。
  因為無知誤觸法律,青春在牢獄中消失殆盡,但是樂觀的呂姊,還是給了我們最好的典範,呂姊人生的前半段或許並不美麗,但是後半段,她會用智慧和勇氣揮灑出迷人的色彩。
  臺灣更生保護會臺東分會呂姊的故事 (王志雄提供)

黑暗中的曙光
  享受心裡的平安,重新學習新的生活,並真心接受親人、朋友的祝福,信仰讓他更有勇氣去面對世界,讓他在黑夜中等待黎明的到來。
  從小不愛念書、血氣方剛的小陳,一心只求物質享受,鎮日沉淪在吃喝玩樂上,加上結識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哥,靠著鬥狠逞兇,犯下不少駭人聽聞的事件。他說,道上混的嘛,不是殺人就是被殺。
  有一次小陳被殺成重傷躺在救護車裡,一旁的母親滿心焦急,看著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他,掩面泣不成聲,在醫院裡,母親苦口婆心地勸他回頭是岸。但是,年少輕狂的小陳,那聽得進去,出院後他更加跋扈囂張,爾後更靠著廝殺打鬥,混出凶狠名號。
  退伍後,小陳一樣沒走正途,和一群毒友合夥經營賭場,由於財源不虞匱乏,吃喝嫖賭樣樣精采。自混黑道後,不可一世的他早已聽不進家人的勸導,沾上毒品後,生活更加放蕩。
  民國八十二年,小陳因為毒品被補,八十三年通緝入獄服刑,開始了他的囹圄生涯。之後出入監獄十多年,進出監獄成了家常便飯,每一次重返自由後,他總是希望家人、朋友能再相信他、接納他,他也承諾不再吸毒,但是他卻一次又一次的令親友痛心失望,因為只要一遇到毒品,小陳便像洩了氣的汽球般,毫無招架之力,跌到更深的谷底。

  小陳一再自甘墮落,不僅造成家裡重大傷害,也使得他的人際關係走到孤處寂境,他的身體和心靈都漸漸枯竭,他搞不清楚到底自己還能做些什麼,他雖一心想要向以前的生活道別,可是卻還是帶著改不掉的惡習混沌過日,悔悟和錯誤不停地交錯,就和其他毒友的宿命一樣,越游越遠,回不了岸。
  現在回想,小陳說,人的盡頭或許就是神的起頭吧。就在他無處落腳,整天賦閒在家,姊夫指引他去戒毒村,姊夫說去那邊一年半載,生命將會重新活過三十年。這句話給了黑暗中的他一線曙光,他想著,如果人生可以重新來過,那該有多好。不過在知道戒毒村內不能抽菸、作息要很正常,他又開始猶豫,是不是就真的要這樣和之前的生活一刀兩斷,他的心在拔河。
  過了兩、三天後,有天晚上他照例跑到毒友家廝混,很晚才回來,才一進門,母親流著淚跟他說一定要聽姊夫的話,去戒毒。看到淚流滿面的母親,白髮蒼蒼滿臉倦容,小陳才驚覺母親已老到沒有辦法再承擔他的荒唐罪行。
  看著年邁老母孤單的背影,他想著母親這一輩子為他操的心不知有多少,為他吃的苦不知又有多少,但到最後她還是願意在一旁默默守護著他。
  瞬間,小陳滿心愧疚,眼淚一滴滴掉了下來,他想著:是自己把這個世界弄得一團糟,卻為何要硬拉著身旁的人活受罪,他為何要如此糟蹋別人的人生。

  抬頭望著白髮蒼蒼的母親的背影,小陳下定決心要戒毒,他要讓毒品徹底滾出他的生命。 在戒毒時,小陳感受信仰同在與靈裡的安息,親眼看見信仰將愛放在同工身上服事眾弟兄。
  特別是剛入村時,每當唱詩歌,歌詞裡的意境常讓他深受感動。一憶起往日所犯的錯誤,小陳的眼淚不禁流了下來,在聖靈引導下,神的話句句刺痛心裡,小陳一心只求悔改、認罪,跟隨真光帶領,他相信不只世上父母會原諒他,天上父神也會更加疼愛他。
  現在的小陳格外小心珍惜這份恩典,他能真正享受心裡的平安,重新學習新的生活,並真心接受親人、朋友的祝福,信仰讓他更有勇氣去面對世界,他也讓父母親晚年得到兒子生命改變的喜悅。
  小陳的故事還沒結束,他的新生命正在建立中。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一切可以重新開始,小陳真心希望他從沒讓親愛的母親流過淚。
臺灣更生保護會屏東分會小陳的故事 (施朝根提供)

石縫中求生的雜草
  人生路曲曲折折,有高有低,在轉彎處要更加謹慎,千萬不要選擇逃避以對。
  小威,一個深陷毒害近十年的更生人,一個HIV帶原者且已發病的病人…… 如果生命可以重來,如果人生可以再有一次選擇,小威的人生或許會不同。
  小威出生於平凡的家庭,原以為自己的人生會如同父母親一樣將歷經結婚、生子、並在含飴弄孫中平順度過,但是,因為不甘於過著平凡的生活,加上結交損友,一時的好奇讓小威沾染上毒品惡習。
  小威說,除非親身經歷過,否則很難領悟到為何小小的好奇心,就能輕易摧殘生命。吸毒這條不歸路,讓他賠上了親情、人生、甚至健康和生命,他希望大家引以為誡,千萬不要碰毒品,吸毒人的下場都會很淒慘,一旦沾染上這個惡習,你的人生就會瞬間變成黑白。
  對於曾經吸毒成癮的小威,父母親的傷心和悲痛是必然的,在歷經一次又一次家人的諄諄勸誡,伴隨著一次又一次自己的悔不當初,恐懼和痛苦輪番煎熬,但每一次,小威還是被外在的誘惑牽絆,這可能就是吸毒者的悲哀,一旦意志稍微鬆懈,馬上就會淪陷。

  因毒入獄的小威,在民國九十三年又被驗出罹患愛滋病,這無疑是雪上加霜,出所後因無固定工作又未改變吸毒的陋習,以致病情惡化而加速發病,加上身體十分虛弱,更常因季節變化而造成感冒、發燒等不適,而三天兩頭掛急診住院,因病痛讓他無法正常外出工作,家人誤會其不能吃苦,對他早已心生不滿,加上愛滋身分曝光後,家人便開始排斥並且冷漠以對,小威對摯愛家人的態度轉變也深感痛苦,連親近的家人都選擇離他而去,他還有什麼好改的,意志消沉的他,再度寄情於毒品,沒多久他又因毒品身陷囹圄。
  民國九十六年七月十六日小威減刑出獄,鐵窗外的陽光不再燦爛,家人冷漠的對待及自己身體上的病痛,加上深受毒癮之害等多重困擾,小威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他主動向臺灣更生保護會板橋分會求助。小威外表看起來憨厚誠懇,在靦腆的笑容裡卻感到憂心忡忡,小威告訴輔導員自覺毒癮仍強烈牽引著心中脆弱的因子,雖然他內心的另一端吶喊著不要輕易妥協,但他還是很怕自己把持不住。
  由於十幾年散漫、沒有靈魂的吸毒人生,使小威積欠健保費用而無法就醫,加上身體狀況又陸續出現併發症狀,但併發症卻因健保局規定無法給付而造成服藥的不固定,致身體抵抗力更加下降,不過為了能夠自立更生,小威仍克服身體的不適,從事資源回收工作,日子雖然十分艱苦難熬,但他希望不要再成為社會的負擔和家人的包袱,他也不要再因外在的困頓和不如意讓自己重蹈覆轍。

  小威深深地領悟到人生路曲曲折折,在轉彎處要更加謹慎,不可以再像以前一樣老是選擇逃避以對。在了解小威的困境後,臺灣更生保護會板橋分會除鼓勵其就近找尋執行「替代療法」的醫療院所看診外,也另外協助其處理健保欠款和生活上的各種難題。
  雖然家人至今仍不願意接納他、黑暗角落的誘惑還在向他招手,身體的病痛也一吋吋地在啃蝕著他,但小威深信這些苦難會如同鞭子般,驅動著他更奮勇向上,他也體悟到:「生命有限,但更生卻無價。」他不知道生命的蠟燭還能燃燒多久,但是只要能開心並平靜的活在當下,他都願意勇敢地走下去,他想用心燃起一盞屬於自己的希望之燈,更希望別人不要像他一樣因為毒品虛耗掉寶貴的人生。
  小威,仍在努力的活著,為他卑微的生命奮鬥著,如同一株在石縫中求生存的雜草,即使知道風雨不會為它停歇,但還是會努力的活下去。
  臺灣更生保護會板橋分會小威的故事 (黃于玲提供)

點燃一盞希望之燈
  讓我們用坦然和遼闊的心去面對未來吧,不要輕忽生命中的分分秒秒,要學會珍惜每一個當下。
  更生人阿榮曾經對人生嗤之以鼻,他吸毒長達十三年,曾經毒品就是他的一切。他的朋友盡是一些五四三的毒友,毒氣相投的環境讓他不斷地沉淪並且不知悔改,直到進入了教會的戒毒村,改變了他鐵石般的心意,讓他從自暴自棄的吸毒人生中走了出來。
  改變讓阿榮找回了親情,也找回了別人對他的信任和自我的信心,他說:「過去因為我的吸毒,讓身邊所有的人都受盡傷害,現在的我願意幫助因毒跌倒的人,幫助他們爬起來。」
  「毒品使人雙眼蒙蔽,腐蝕人心,更白白消耗生命,它是罪惡的源頭。」阿榮的故事幾乎和所有的吸毒人一樣,把持不住和無法拒絕,讓他走上這一條長達十三年的歹路。
  阿榮高工畢業後,有一次與友人們結伴出遊,通宵玩樂,正當昏沉想睡之際,朋友拿出安非他命,慫恿大家一起享用,單純的阿榮認為這只是大家助興好玩罷了,二話不說就吸了,沒想到吸了之後飄飄欲仙的感覺,一下就讓阿榮淪陷了。當兵入役後,軍中又有一些壞朋友,好些弟兄們有空在一起時就用毒品,讓他越陷越深,退伍後雖有工作但仍持續用毒。

  民國八十四年阿榮被警察抓到吸食安非他命兩次,八十五年入獄服刑七個月。出獄後雖然有工作,但適逢一個鄰居剛出獄且一樣有用毒背景,於是禁不住誘惑他又跑去找鄰居拿毒,眼看著自己毒癮越來越大,沒多久也跟著使用海洛因。
  從安非他命到海洛因,一路上,跌跌撞撞,哥哥、母親不斷地勸阻都沒有用,即使知道吸毒會害他窮途末路,阿榮仍不肯罷休,他曾為了毒癮發作鋌而走險,也不知在心中悔恨多少次,但吸毒的枷鎖還是緊緊扣住他不放。
  阿榮的母親傷心欲絕,對著喚不回的浪子,有很多次都想在深夜中拿著菜刀結束阿榮的生命,但是終究下不了手。
  有一次阿榮施打速賜康、海洛因還加上吃安非他命,他想了結這段殘破不堪的生命,他受夠了這種萬劫不復的生活,大量用毒後,他感覺到生命應該到了盡頭,過往一幕幕浮現眼前,他想著這世界少了他,應該會有更多人得到幸福,他帶著一絲悔意想著:當初要是沒有走上這一步,自己的人生會不會不一樣呢?在痛苦中他只記得大喊了聲:「大哥,救救我呀!」那一次雖然撿回了小命,但是阿榮還是無法徹底戒毒。
  阿榮的大哥經營一家素食餐廳,有次一位教會人士到店裡吃飯,他聽到了戒毒村的故事,欣然表示願意介紹阿榮到戒毒村去,他跟阿榮說:「這是你剩下唯一的機會了。」

  剛開始阿榮本性難改,直嚷著要離開,但是主任對他說:「過去你傷害家人十幾年,現在家人唯的一要求,只是希望你來此住滿一年半,難道你都做不到嗎?」聽完這句話他順服了,的確,他一個人帶給家人太多傷痛了。
  有次唱詩歌唱到一句:「祂是讓我抬起頭的神」感動了阿榮,轉瞬間,他明白了,如果信仰能讓他從此不用低頭而是坦然無懼的抬起頭,那他願意認識祂。因為看見同工一個個被信仰改變願意留下,他想,一個人內心能真實改變完全是信仰作為,於是在滿七個多月後他受洗了。
  對於阿榮的改變,全家人都很喜樂,雖然哥哥經濟狀況並不好,還要負擔家計,即使如此,家人還是全心全意支持阿榮戒毒、幫他處理負債,對於這一切也從無怨言。
  在戒毒村阿榮找到內心的平安,也是真正的幸福,他表示願意留在村裡奉獻付出,他要把過去的種種就當做是一場惡夢,他要告訴吸毒的人,「毒」是一口深井,掉下去只會越陷越深,見不到底,他是最好的例子。
  走了十幾年,才找到回頭路,阿榮要用坦然和遼闊的心面對未來,他不願再輕忽生命中的分分秒秒,以及這遲來的幸福,他發誓要好好珍惜,他也願意用心點燃一盞希望之燈,照亮自己更照亮別人。
臺灣更生保護會屏東分會阿榮的故事 (何建榮提供)

乘著希望的羽翼飛翔
  只有自己先站起來,別人才能幫你;只有自己願意重新開始,希望的大門才會為你敞開。
  年少的輕狂,不知曾讓多少人迷失,當無知變成一種藉口,青春任意揮霍,人生可能就會變調。對少年小吳而言,成天聚眾打架鬧事根本不算什麼,身上的刺青圖案,是他眼中最酷的青春印記,他血氣方剛,天不怕地不怕,對父母長輩的勸阻,也完全聽不進去。
  整天遊手好閒的小吳,跟狐群狗黨混吃混喝,每天心裡想著的只是晚上要去哪邊幹架或玩樂,迷迷糊糊過日,或許真的是年少無知吧,最後竟因為一時興起夥同友人而犯下擄人勒贖的大錯,年紀輕輕的他於民國九十二年七月入獄執行。
  服刑期間小吳遭逢父親生病、住院以及去世,父親是他這一生最敬重的人,父親過逝的噩耗如晴天霹靂般讓小吳傷心欲絕,對自己的苛責與痛苦煎熬,也猶如利 一次又一次刻在內心深處,外表上他佯裝堅強,但是心中的破洞卻難以彌補,他多麼渴望父親能夠有機會看到改過向上的自己。
  飽經掙扎痛楚的小吳於是痛定思痛對自己許下承諾:「該是認真為自己做些事了,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未來一定要為自己負責。」在明陽中學期間他開始努力向上,他明白自己不能再如同過去一樣我行我素,在學校期間除了練就一身發達的肌肉和好體能外,也申請延宕假釋並順利完成了國、高中學業。

  服刑期間,正當小吳發愁未來前途渺茫、工作苦無著落時,奇妙的機會來了,透過現任臺灣更生保護會高雄分會許惠美主任委員的協助與推薦,甫出監獄的他竟得以順利進入高雄市某著名素食餐廳工作,這樣的機緣讓小吳心裡的畏怯稍微減緩,雖然他還是會害怕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
  學徒是一定要吃苦的,這一點小吳心中完全明白,但無論如何都要捱下去,有時餐廳的師父生氣時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和丟盤子的模樣還是挺嚇人的,但是再苦都要忍下來。有一次,小吳不小心用刀傷及手臂,緊急就醫縫了十二針,但那時正值餐飲業旺季,隔日他依舊還是忍著痛去上班,「那段學徒的日子真的是用汗水與淚水交織而成,一輩子都無法抹滅。」到現在連作夢都還會夢見盤子無端飛過來的小吳有感而發地說。
  民國九十七年三月小吳開創了自己的餐飲事業,前三個月每日的營業額始終在兩千元到四千元之間,業績不算好,不過曾在逆境中接受過嚴格的磨練,造就了小吳不願輕言放棄的個性,讓他越挫越勇。
  創業上的種種困難,有時也會讓小吳備感艱辛與無力,小從員工的管理、排班、突發的意外事件、朋友借錢周轉等等,大到要如何讓業績提升、資金控管等,每一個問題都足以摧毀他辛苦的創業之路,但是,逆中求勝的心,改變了他,小吳堅定地站在原地,學著把問題一個個解開,他說:「問題就是要去面對,困境造就成長的羽翼,等到羽翼豐潤,就可以展翅飛翔。」

  慢慢地,小吳店中每日營業額逐漸增加到近八千元,這轉變也證明了「只要肯努力,不怕沒收穫」的道理,顧客們也都不吝惜地給他鼓勵,這讓小吳更加充滿信心,他相信只要口味對、菜色變化豐富並做出口碑,一定能吸引更多客人,他也更清楚勾勒出事業的藍圖,他期許讓客人以吃自助餐的低廉花費,享受到餐廳級般的感覺,他希望自己的用心可以讓客人真正感受得到。
  懂得惜福的小吳要深深感謝更生保護會張嘉誠委員提供其素食餐廳一年半的工作機會,給予他許多磨練學習的機會,並獲協助推薦接到社福團體的便當訂購,還要感謝明陽中學、特力屋、更生保護會高雄分會等等,大家給他的支持和捧場,如同在寒冬中注入暖流,讓他點滴溫暖在心頭。
  從少年犯到現在擁有自己事業的一片天,一切的改變和努力都別具意義,生活的周遭處處有情,努力和決心可以化解阻礙,在小吳分享他人生故事的同時,更期許更生人們:一定要振作起來,只有自己先站起來,別人才能幫你;只有自己願意重新開始,希望的大門才會為你敞開。
  臺灣更生保護會高雄分會小吳的故事 (謝耀中提供)

阿嬤的眼淚
  不要因為別人的眼光就中斷你的努力,不要因為別人的懷疑就停止你的腳步。相信自己,你就一定可以做到。
  因煙毒案入獄四次,在別人眼中看來,下半輩子應該沒指望了的阿文,周遭的人都放棄他了,但是,阿嬤卻對他永遠不離不棄。阿嬤的眼淚就如同黑夜的星光般閃亮,指引他緩步前進,不再迷失。
  在戒毒這條路上,阿文嚐盡苦頭,經過一番尋覓,信仰和阿嬤的愛終究改變了他。那個總是一邊打解毒點滴,一邊施打毒品的放蕩浪子,終於可以讓阿嬤抬起頭來,也終於可以讓阿嬤不再為他這個憨孫淚流滿面。
  國中畢業後,阿文沒有繼續升學,二十二歲時在舞廳交了女友,同居後才發現她吸毒,後來阿文也受她影響開始吸毒。民國八十四年被警方查獲吸毒,關監一年又三個月,出獄後,靠著家人的幫助,經營五金百貨店,但是沒多久,阿文又故態復萌,現金收入都被拿去買毒品了,財務捉襟見肘,連貨款都付不出來。
  接著開始了他不務正業,四處騙錢買毒的生活,這樣斷斷續續吸毒長達十年。阿文共因煙毒案件入獄四次,除在監被關戒毒外,也曾到醫院及診所戒毒,但他總是一邊打解毒點滴,又一邊施打毒品。

  有回,阿文纏著阿嬤硬是要錢想買毒,阿嬤哭到哽咽、岔氣差點窒息,才把錢丟向他,而那時的阿文竟然完全無視於阿嬤當時的狀態,拿了錢轉身就去買毒,即便如此,阿嬤卻還是深深相信,有一天阿文一定會回頭的,她不信她的真心喚不醒這個憨孫。
  即使一次次地被關,但阿嬤的愛卻未曾遠離,她總以真心禱告守護著迷途的孫兒。
  每次阿文快假釋出獄前,人還未到,狐群狗黨的電話早已先到,阿嬤總會不客氣地表明,請他們別再來煩他了。那時的阿嬤心中五味雜陳,一方面高興馬上可以看到孫子,可是另一方面又擔心孫子跟著那群人不走正路。
  也不知有多少次,阿文跟阿嬤說他不想活了,阿嬤卻總是淚流滿面地對他說:「憨孫,阿嬤若有一口氣在,我一定會幫助你戒毒,永不放棄你。」因著阿嬤的愛,求解脫的阿文才沒放棄生命。「每一次聽見她為我禱告到哭,我就發誓要戒毒,但天一亮,毒癮發作時,我又會自我安慰地說這絕對會是最後一次了。」
  阿文的心總是在掙扎,阿嬤的禱告聲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忽遠忽近,彷彿時時在呼喚著他回頭是岸。
  有回沐恩主日到茄萣教會,當天阿嬤做完禮拜促阿文到教會找王銘石牧師,那時阿文和牧師有短暫約談但沒入村;幾年後,又有兩次約談入村,不過入村一週後阿文便離村,當他回家後半年又再度入獄。在獄中,阿文回想起在沐恩的那七天的日子,心中無比寧靜,他下定決心要到沐恩戒毒。

  出獄後再次申請戒毒,不過第二次戒治方入村五十天就收到入獄通知,牧師載他去法院報到。阿文決定執行完十個月刑期,就回沐恩繼續戒毒,這是他被關以來心中最平安的一次。
  回沐恩繼續戒毒療程時,往往一個人靈修、讀聖經居多,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也不再吵著回家。阿文常回想著自己過去的胡作非為,滿心悔恨,如今當他看到別人有需要,就會心生憐憫的想去幫助人。正因神的提醒加上阿嬤的鼓勵,阿文開始覺醒,願意和弟兄一樣留下來成為同工,而往往才放假回家又想馬上回村幫忙,他把臺灣更生保護會屏東輔導所當成了他的歸屬。
  阿文說:「不要因為別人的眼光就中斷你的努力,不要因為別人的懷疑就停止你的腳步。相信自己,你就一定可以做到。」他真心期許更生人要為自己打開人生的另一扇窗。
  阿文改變後,全家人也對他為之改觀,當他打電話說何時回家,母親就會特別為他煮愛吃的菜,阿文也對弟妹的孩子很好,因有好性情,姪子、姪女都很喜歡他。
  阿嬤對阿文在沐恩當同工既欣慰又支持,她說:「那是尚好,也是我尚大的盼望。我祈禱他在沐恩擱卡有氣力、疼心做光燈,引導許多迷路的人,熱心幫助照顧迷路的羊來就近主。」
臺灣更生保護會屏東分會阿文的故事 (吳智文提供)

用心活出美麗人生
  自由與幸福得來不易,一定要懂得珍惜,用心去過生活,用心去找回曾經因錯誤和你擦身而過的美麗人生。
  在信仰中找到生命的奇蹟,因著神的指引,重新找回自己,找回家庭,找回尊重並找到內心的平靜,十幾年下來,如信主重生般的孩子,他打開心靈,重新開始,之前染毒的人生早已遠離,神傳遞給他的甜美訊息,他真心體會並感恩在心。
  阿金過去曾經是一位江湖大哥級人物,他的染毒故事和一般吸毒的人一樣,從一時的好奇到如掉入泥沼般的深陷其中,從無知、茫然到痛苦地想去死。「吸毒是生命中無法承受的負擔,那是一個很糟糕的經驗,所有的事都會變得令人無法駕馭,人生也會變得一團亂,一旦沾染到毒品想要回頭就要有很大的決心,要掙扎很久,不過自己要先幫自己,別人才有辦法幫你。」
  阿金有感而發地說,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吸毒往事,是人生的黑暗谷底,這也是為何他願意把自己戒毒重生的故事分享的原因,因為他希望大家能多用一點寬容的心來幫助更生人走出黑暗地獄並找回新的自我。
  林信澤牧師是田中基督長老教會牧師,亦是基督教更生團契彰化區會的委員,之前曾在芳苑教會牧會,他正是引領阿金到教會的牧師,他猶記得十幾年前的某個禮拜天早上,看到一位身穿短褲及汗衫,腳著拖鞋,全身刺青,目神呆滯無光的社青進入禮拜堂,這年輕人一開口就問他說:「可以來信耶穌嗎?」

  林牧師想了一下回答:「可以,請進來。」隔一個禮拜後,阿金就接連來教會作禮拜,經過多次深聊後牧師才知道他有吸毒前科,阿金當時痛苦地訴說著自己如果沒有戒毒就一定會中毒而亡,他希望耶穌能夠救他。林牧師很肯定他的決心,邀請他每個禮拜天來參加禮拜,不久,阿金也帶著妻子與兩位女兒一起來教會參加禮拜,最後全家受洗歸主。
  這是林牧師生平第一次接觸吸毒者的輔導案例,雖然他並不甚了解阿金吸毒的情況,但他願意以信心和愛心要將福音傳給他。林牧師回憶著:「一開始想幫阿金脫離毒品的誘惑,唯一方法就是隔絕。可是又不是在監獄或是晨曦會,生活周圍誘惑很多,隨時都會淪陷。」於是他想了想,一方面要求阿金須每天在家裡以每日帶領妻小一起研讀聖經及禱告,並要求其熱心參與教會聚會及服事;另一方面,則要求他認真工作,對家庭負起責任,避免閒散在家,又跑去走回頭路,牧師和團契的弟兄姊妹們都花了相當長時間陪他走過來。
  「感謝神,他真是降服於主耶穌的大能,皆能憂傷痛悔求神赦免,每次掙扎衝突的發生,就是神引領他成長、信心增加的機會。」林牧師真心感受到在阿金身上一日又一日的奇妙改變。阿金學會對上帝要忠心,他開始盡力工作,盡心傳福音;並肩負起照顧家庭的責任,甚至於工作之餘,到二林工商唸補校。

  雖然中間也曾經又不小心跌倒了,亂發脾氣、酗酒或毆打妻小,但是阿金仍然一次又一次回到主前懺悔認罪求赦免,因著信主後一年又一年的成長,他有如從孩童、青少年、青年到現在成為成熟愛主的基督徒,讓他的生命有了全然不同的意義。
  除了感謝林信澤牧師的引領,阿金更要感謝一路陪著他走過來的妻子──阿卿,她是他們家的守望者,這一路上風風雨雨她都甘心陪著他度過。
  最後,阿金想對更生人說:「自由與幸福得來不易,一定要懂得珍惜,用心去過生活,用心去找回曾經因錯誤和你擦身而過的美麗人生。」
臺灣更生保護會彰化分會阿金的故事 (林信澤提供)